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毛半仙 >

花落梧桐凤别凰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於女安乎网

  虞华深爱着的,是他眼前这位舞姿婀娜,貌若羞花的如水女子——桃歌。而深爱虞华如同饮鸩止渴至死不渝的我——清漓,却是一个冷若寒冰、坚强如铁的暗卫……

  碧箫沧月,一琴一剑,从他带回我的那一刻,这两物便伴我至今,我的主上,他的父亲,教我琴棋书画,箫剑酒茶。他对我说:“清漓,你的使命,就是为虞华,付出一切!”我并无怨恨,因为从那个少年向我伸出手时,我便想要为他倾尽所有,只是为了,那一眼万年……

  琴音潇潇,拢抹捻挑,碧箫在我手中瑟瑟而鸣。桃花如雨溯溯落下,花雨中桃歌一舞倾城。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虞华手执瓷杯,细品清茗,眼神如柔柔月光全落在起舞的桃歌身上。

  突然忆起,在遇见桃歌之前,我曾为他弹过一首《相思引》。

  他说:“清漓,恐怕这世上真没有比你的琴音更醉人的了!”

  可现在,他醉了,醉倒在花海水乡,伊人身旁……

  一滴泪划过滴在弦上,微微蜂鸣般,不精通音律之人自听不出异样,所以那粉衣女子仍是款款水袖盈盈飞舞。

  但虞华温柔的眉眼却顿时一愣,他放下茶盏,转头看向亭子里的我,阴影里的我。他自是不见那泪颜,更不会动容。只一下,他便转过了头,却不在温柔的笑着,而是眉头紧锁,我知道,他——生气了!从此我心无杂念地弹着,以至于他从琴声里再无法参透我半分……

  曲终舞毕,他拉着桃歌的手向我走来。

  说:“清漓,一会到书房来一下!”

  随即转身离去,不留一丝感情,哪怕一分怒意,也没有。心里凄然,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虞华……”

  书房里檀香淡淡,清新幽雅,但是我还是不禁打了个寒颤,心凉,无法言说。?

  但我是他的暗卫,武艺超群,在他面前自不得有一丝怯懦。

  他终于开口了:“清漓,琴音中途略有铮铮之声,虽渺若蚊吟,但……”

  “回少主,无妨!”

  他一拍桌子,愤然起身,“实话,说清楚!”

  “汗落碧箫弦,闻有铮铮然!”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才坐回去,“辛苦你了,回去休息吧!”

  为何我仿佛看见他眼中有团希望之火被浇灭?

  “谢少主!”

  一跃,便出了书呼伦贝尔癫痫临床治疗方法房,心里涩涩的,于是,我去了酒坊!

  我拿出主上珍藏的最烈的酒——千年忘,他说此酒难酿,却最能止殇!千年忘,一醉南柯,前尘仿若缥缈云烟,过眼即忘!打开酒坛,一股浓烈的酒香扑鼻而来,只闻香便有醉意,眼角湿润,我举起酒碗大口喝起来,情到深处,启唇唱出了那句歌词:“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呵,原来,我唱歌也十分动人啊,可又有何用?再好也入不了他的眼,住不进他的心!再次举起酒碗猛灌起来,终于,我也醉了,醉倒在八岁那年虞华带我回来的梦里,多希望,此梦不醒……

  虞华生来体弱,主上一身高超武艺却要面临失传,不禁痛心疾首。直到他看到我,他说我骨骼精奇,学武奇才,我被继承他那盖世剑法,得沧月剑称霸江湖,但我没有这么做,我留在虞华身边,只为护他周全。

  主上是护国将军,手握兵符,而所谓江湖上的武林盟主之位,他也唾手可得,如此一来,他的存在便威胁到天子和大多武林人士的地位及安危。他呈交兵符,远赴他乡寻找失踪多年的爱人,这又让圣上和那些江湖小生认为他图谋不轨,纷纷把矛头指向虞华。从此,虞华的所有伤害,都由我挡着、背着……

  他也曾怜惜我一个女子为了他一个药罐子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我笑:“为了你,值得!”

  他细心地为我敷药,包扎伤口,直到遇到桃歌,这一切都颠覆了……

  我曾无数次想要质问他:“虞华,你为何要如此对我?”

  但想想又觉得可笑,我只是一个暗卫而已,况且虞华不曾给过我任何承诺,我又有什么权利质问呢?

  五天,仅两碗千年忘让我昏睡了足足五日,也让我重温了一次过往。乏力睁开眼,揉揉眉心,便听见丫头若莲大叫“不好了”。

  “若莲,发生何事?”我腾的一下起床。

  “清漓大人,少爷和桃歌姑娘离开都四天了还没回来,会不会有危险?”

  “别着急,慢慢说,他们说去哪了吗?”

  “具体没说,少爷只说和桃歌姑娘去晋城游玩三日,可这已经……”

  沧月剑一提,我便冲出门跃马扬鞭而去,徒留若莲一脸震惊在原地……

  直奔邺城,幸而此地不远,快马加鞭也不过一炷香时间。御马而行,我在想桃歌的真实身份,一次无意发现她的掌心竟有一层薄茧,绝对不会如表面上一样弱不禁风,她一定不简单!

  “桃……桃家?邺城!十年前的伐城之战?”

  我渐渐理清思路,也愈发不安,原来桃歌接近虞华并让他爱上自己还是为了复仇!癫痫发作用什么药好p>

  十年前的伐城之战,在我被虞华带回来的一年后,主上率兵攻打邺城,屠尽城中青壮年人,而老残妇幼全都被流放。那惨景,不忍直视……当时邺城首富桃家家主桃海雄也死在主上剑下,如今想来,那桃歌一定是其女!十年隐忍,终得仇报!可虞华是无辜的啊!

  赶到桃府我不禁震惊,高楼一座,幡旗“桃”迎风飘扬,一块门匾书“落花门”。

  一跃下马,破门而入,“咻咻咻……”无数梅花镖向我射来,只是,对于身手不凡的我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勾起嘴角,邪佞一笑,伤害虞华的人,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徒手接住的梅花镖又一一按原来的方向射回去,接着那藏起来的人来不及躲避全都摔下来,拔出沧月剑指着其中一个人问:“虞华在哪儿?”

  “哼,我是不会背叛……”

  话未说完,已被我灭口。

  “最讨厌()别人浪费我时间!”

  剑锋一转,又指向另一个人:“说!”

  这人明显一顿,却不肯说,但就在沧月剑快要划破他的脖颈时他终于大叫起来:“我说我说,他在地牢!”

  见我挑眉,他又急忙补充:“到了内堂左拐第三间房内的大花瓶旋转一下就能打开石门!”

  “哦?里面什么情况?”

  “八个人看守,小姐在里面审问,里面机关密布,你要小心才行……”

  斜睨了他一眼,我问道:“身上有什么金创药?”

  他连忙掏出一瓶止血的药粉和一瓶止痛药,“就这些。”

  我丢给他一些银子:“离开吧,我不杀无辜,但别想复仇!”

  他连连称是

  ,千恩万谢后便急忙跑了,其余人见状也纷纷逃了。

  不管那么多,轻盈一跃翻过墙头,推开第三间房门,扫视一眼后,江目光落在插着桃花的花瓶上,轻轻扭转,果真墙上有石门打开,我闪身进去,石门缓缓关上……

  也不去想救了虞华后如何出去,我只在乎虞华的安危,握着沧月剑的手不禁又紧了几分。一路机关重重,但我都轻松躲过,我甚至怀疑这“落花门”在耍什么花招,人少不说,机关也那么渣!

  轻松到达地牢口,我找了一个角落暗自观察着:八人分别站立在桃歌左右,而他们面前的架子上是虞华,裸着上身,满身伤痕……

  他沙哑的声音传来,我握紧剑鞘:“你别妄想了!我故意冷落清漓,她是……咳咳……不会过来的!”

  话语中竟有一丝忧伤,我潸然泪下——虞华,你真傻!!

张家口什么医院看羊癫疯  终究是忍受不了,拔出剑,闪身到虞华身前护着他。

  “漓……”

  回头冲他一笑,转头又是一脸桀骜,指着桃歌说:“你枉他对你如此真心!”

  她妖娆一笑:“真心?呵,那不过是为了让你离开他而刻意为之!爱?他父亲毁我家城有何爱可言?”

  我一怔,但笑容依旧冰寒彻骨:“虞华是无辜的!”

  “我才不管!你们,杀了她!”

  这八个人的身手超出外边那些人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各个武功非凡,我竟有些吃力。

  “放弃吧!这些都是西域死士,无心无魂,你杀不死他们的!”

  心头火无名烧起来,我拼尽全力才灭了四人,还有四人仍虎视眈眈,招招毙命!除了可以感觉到虞华焦灼的目光外,我已无暇顾及其他,我不停躲闪,累到半死,最后以一身伤换那八个人全部阵亡。再看桃歌,她只是莞尔一笑,便不紧不慢地离开了。我赶忙解开虞华帮他上药,包扎伤口,穿衣,然后扶着他一步一步走出地牢。

  刚出来,我的心便骤然紧缩,外面已经被包围了,桃歌站在那群来势汹汹的人中间巧笑嫣然:“这才是我真正落花门,让你见识见识!”

  说罢,黑衣人纷纷向我袭来,我看一眼虞华,他对我露出久违的笑,我扶他坐在旁边的石凳上对他说:“等我!”

  “好,小心点!”

  语罢,我取下头上的发带,蒙住了双眼,含笑举起沧月,一舞《一世安》。

  梦里一曲舞惊鸿,我与他相爱,爱到这满院桃花落满肩头,爱到竟白首!

  任青丝飞扬,红衣猎猎,我今生第一舞,为我心爱之人,以这满庭血色为舞台……这一舞,胜霓裳,惊讶了虞华,惊讶了桃歌,惊讶了夕阳……可惜,还是没有感动上苍……

  “这,不可能……!”

  尚未舞毕,便听见桃歌惊讶的话语,收剑,取下发带,如我所料,院里血流成河,几十个黑衣人全都倒下了。

  我再次释然一笑,沧月剑散发着幽兰剑芒,滴血未沾。

  “这,才是——爱!”

  虞华的声音自我()身后传来,我卸下了冰冷的面具,温柔地宛如待嫁新娘。

  “哼!什么乱七八糟的,少废话,看剑!”

  这一剑刺向的是虞华,而我已精疲力尽,因失血过多导致头昏沉沉的——来不及了!

  奋力将沧月掷出去,将她的剑震开,谁知那桃歌如此阴险,剑锋一转指向我……

  好累,躲不过了…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拔出腰间虞华曾经送给我的柳叶刀,在桃歌的剑没入我的胸口时,我的柳叶刀也射中她的眉心!

  “扑通!”桃歌应声倒地,而我也随之跪倒在地上,虞华一脸担忧和惊慌地跑来接住我:“请漓,求求你,坚持一下,我带你去找大夫!”

  说罢便要背我离开,我拉住他的手,摇着头:“没时间了,虞华,陪陪我吧!”

  看着他红了眼眶,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手足无措,我缓缓道出了酝酿了十一年的心头话:“一直未对你说,傻虞华,我爱你啊,爱了十年,很爱很爱!可……可是我就要离开了……怎么办?好,好想永远,永远就这样……爱着你,哪怕——时光太短……”

  “清漓!不要!不要睡,看着我好吗?我也爱你啊,你忍心把我一个人留在这纷乱世界里孤独终老吗?求你,别睡啊……我还要娶你,还要给你一个安稳的家啊!你看看我啊……漓……”

  他的泪滴在我的手背上,烫着我的心,想再为他擦一次泪水,却还未触及他的眉眼,便垂下了手……

  虞华……

  我要走了哦……

  傻瓜……

  我把你的眉眼,你的笑都记在了心底,来世,一定会……

  一定会找到你!

  意识渐渐模糊,我仿佛又看到了八岁的我和十岁的虞华,手牵手,看夕阳……

  护国将军虞正龙爱子在邺城遭歹人袭击,幸而被一红衣女子所救,然女子身亡。虞华悲痛不已,将女子灵牌收进虞家祠堂,书:“虞华爱妻清漓”。

  两年后,虞华踏着夕阳从清漓墓前回来,在一颗老榆树下,有一群孩童在疯闹。多年前,他就是在这里遇见清漓的?他一直未娶,纵然父亲劝说多次……

  “打死他个小乞丐!让他偷东西!”

  回过神,竟是一群小孩在欺负一个乞儿。他刚要吓跑那群调皮的孩子,一个大约十三四岁的女孩子跳出来赶跑了他们,安抚小乞丐还给了他一些银两:“以后不许在偷东西哦!”

  发觉虞华的存在后,她转过头淡淡一笑,但却让虞华喜极欲狂:“清漓……”

  和清漓一样的眉眼,一样身着红衣,一样的霸气!

  “什么?我叫雪练哦!”

  “你还是叫清漓好听!”

  “……我们在哪见过吗?”

  “嗯?,十三年前!”

  “啊?”

  女孩子不知为何,自己竟潸然泪下……

上一篇:生活其实就这么简单_句子

下一篇:《柏林谍影》经典影评有感_散文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