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扇形论 >

豳风七月,情意浓_散文

时间:2020-10-16来源:於女安乎网

  重新翻阅《诗经》,只是想在故土“豳风篇”中溜达,人到了这个年龄段,因为知道了那最终的去处,于是就想找找来时的路,我的溜达,当属此类吧。

  “觱(b欤┓ⅲ╞ō)”

  诗中言“一之日觱发”。其中的“觱(b欤┓ⅲ╞ō)”两字,读做“哔剥”,解释为大风触物的声音。“一之日”解释为豳历的第一个月,周历的正月。记忆中,我乡下的冬天或者春天,大喇喇的,卷起尘土的黄风,确实是“哔剥”“哔剥”作响的,有时候是院落,井台,磨石,窗户,有时候是窑顶或房顶,反正都是“哔剥”“哔剥”之声。夜极深时,似乎要将整个世界都弄日塌了。

  经过豳地之风的人一定最能体会“觱(b欤┓ⅲ╞ō)”两字的精妙。特别是冬日晚上,那发出“觱(b欤┓ⅲ╞ō)”之声的风,照着窗户刮过去,院子的所有东西会发出“哔剥”之响,就象鼓槌敲击干燥的牛皮,或羊皮那样。滚热的土炕上,你会更紧地挤在家人中间,将头缩进被窝,躲避着窗缝门缝里灌进来的、冷飕飕的,有着巨大声响的“觱(b欤┓ⅲ╞ō)”。

  去岁一个春日,人在秦岭之南,经过一十字路口时,来了一小股风,没有“觱(b欤┓ⅲ╞ō)”,只是盘卷着有一人多高,当我下意识的遮鼻挡脸时,娘却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她冲上前去,对着那风,呸呸呸,连吐口水,还念念:旋风旋风你是鬼,唾口唾沫淹死你,呸呸呸。

  旋风里的鬼有没有被淹死,我不得而知。反正娘的口水却被迎着风的我,接了一脸。我疑惑中抬头,看到娘脸上的决绝,与大义凛然。娘啊——啊卡马西平片小孩可以吃吗,秦腔洪湖赤卫队韩英喊娘的声腔,在我的心头浮起。我真想唱一嗓子,娘——啊——娘,把你带出来将近十多年,原来你一直还生活在咱穆家碱的村里。

  娘说,你不要不相信,旋风里有魂灵,可是几辈辈人都经见过的。忽然间我就记得一群傻丫头提着草笼,在春天的田间地头嘻哈蹦跳,记得了吱哩哇啦的乱喊,记得了一群人,呸呸着旋风,口水如雨。记得了唯恐被旋风追上,被鬼逮住的狂呼乱叫……那些和鬼相关的故事记忆,一瞬间,都被唤醒……

  “无衣无褐,何以卒岁”。

  严格点讲,在这里,衣应该指的是“上衣”,比如秦风中的“岂曰无衣”也是。因为古代遮蔽下体的衣裙,或者说下衣用的是“裳(读ch酱g)”,比如《诗?邶风?绿衣》中的“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再比如《楚辞?离骚》中的“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也是,唐时的“霓裳羽衣舞”也一样。再比如李清照的“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我不清楚,是否“衣”就比“裳”重要。小时候,总见村里那些日月困难的人家孩子,都只挂着件上衣什么的,屁股几乎都是光着。有些很大了也是这样。那年夏天我家遭大白雨的灌水遭遇水灾时,着急慌忙间,娘也只是给我和大弟披了件上衣,便把我们推出了窑洞。

  似乎长久以来,在生活艰难的地方,人们都是注重了上衣而非裤子。从亚当夏娃伊甸园被蛇诱惑知羞了的角度讲,对裤子的漠视似乎是不成立的。可是,我忽然领悟,是否是人们依赖生存的器官几乎都集中在上半身,保护好了上半身,就等于保住了命?

  一定是。活着和害羞比较起来,当然是前者重要了,所以先民们才会说,“无衣无褐,何以儿童癫痫可以治好吗卒岁?”。

  “同我妇子,馌彼南亩,田畯至喜。”

  这句说的是女人孩子,将饭送到了田间地头,“馌”,读作“也”,义为给田间劳作的人送饭。田畯,是指掌管农事的官,至喜,是说看到农夫们一家在地头吃饭非常高兴。

  小时,春耕时节,常见叔伯们,将牲口犁铧停驻,蹲在地头,拿着蒸馍夹上咸菜,喝着瓦罐里倒出来的米汤,那一种劳累之后的进食,简直香甜惬意,畅快过瘾之极。尽管娘一再的叮嘱我,要有眼色,别人吃饭的时候不能看人家兀嘴,但每次送饭的时候,我都会按捺不住,痴迷地看人家兀嚼得吧嗒香的嘴。

  春天的田野,天高地阔,犁地的老牛,卧在地头望着悠悠白云,歇息反刍。这时候,劳动的幸福和自由便非常的具体,当你吆喝着那不紧不慢的老黄牛,望着天上一朵朵消失又聚拢的白云时,还有什么愁闷在你的心里郁积。有这么一大片的土地等着你去播种,再着急也不能一夜之间,谷粟满仓。日子得一天一天过,人得一步一步活,就象犁地一样,更像老黄牛一样。不着急都会苦人生之短暂,更不用说着急的了。如果是我扶犁,我一定会悠然的对自己说,来日方长。

  在地头送饭吃饭的事情,是很多人无法终了的情结。和我生于一地的老公说,小时候,他最羡慕那些在地里吃送饭的人了。他说,经常盼望春天耕地时,能地里吃送饭,那是最后成就感的事情。或许那是豳地男人,最能找到外田人感觉的事情。更有意思的是我的乡人不说耕地犁地,而是说“揭地”。

  揭,多么奇妙形象的一个词语。古老的土地,在沉睡了一个严冬之后,被揭开的感觉那真是不要太好了。春天已经到了,你该醒来了。豳人、牛和犁西安市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铧对豳地说。

  “春日载阳,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

  春日则阳,豳地的春天是温暖疏朗的,大地返青,万物苏醒,苜蓿如土里的小娃娃,伸展着腰身,出来了,嫩绿了。寡白了一冬的锅里碗里有绿意了,人的心也和暖温润起来。莺歌燕舞之中,豳地年轻的女子手执深筐,沿着田间的小路,寻找细嫩的桑叶。

  我的乡下,桑树随处可见。我家老屋的进门处,就长着一棵挺拔的桑树,如果不搭梯子谁也够不着那桑叶。每年桑葚成熟,树下会落满熟透的桑葚,象玫红色的珠宝惊喜着我们的眼睛。

  家有桑树,但记忆里并没有养过蚕,或许是桑树过高的缘故。但六外婆的养蚕我却是亲睹的。虽然我一直害怕白胖软体的蚕宝宝,但却可以和小姨一起去采桑叶。家里后院桑叶不够吃的时候,我们满村满洼的转。在夜里,就能听见蚕房中蚕吃桑叶的沙沙声,象唰唰的春雨湿透庄稼,更像一场有气势的战争,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

  每年都能看见外婆将战场转移到院子里,将蚕茧在热水中浸煮,脱去丝胶,在丝绪浮起后,再缫取丝绪,外婆说这叫缫丝。缫丝还是个技巧活,有许多人是不会的。等丝上完机子之后,小姨就会有鲜桃红的蚕丝衬衫穿在身上,抖抖的闪闪的,美得异乎寻常。有时候,小姨还会给那件鲜桃色的衣裳,套件黑平绒的褂子,就总让我想起朝鲜电影买花姑娘里的那姑娘。

  “春日迟

  迟,采蘩祁祁。”

  春日是漫长的,当然对于年少的人而言,每一天都是漫长的。“蘩”,音为“凡”,是白蒿的别称。白蒿生长力很强,田埂地头,沟渠篱畔都能看到它的影子。每年的北京军海医院官网二三月份,在春风吹拂下,披着一身灰白绒毛的白蒿,从去年的老茎上长出四五个叶片。我不知道我的先人采摘白蒿做什么,从诗经里的注释看,一说是祭祀用,一说是养蚕,说是用来煮水烧润蚕子,以使蚕子易出。这个六外婆应该知道。

  但在我,年少时节去挑白蒿只是为了卖给县上的药材公司。到现在乡人还会去挑白蒿,我们不说剜,而是说挑。一群妇孺会呼朋唤友的喊:走,挑白蒿去。记得晚唐诗人杜荀鹤的《山中寡妇》中,有“时挑野菜和根煮,旋斫生柴带叶烧”的句子,应和我们的挑白蒿是一个用法,为挖取之意。但“挑”的妙处,远远在挖取之外。“挑”是只用小铲刀的一头使力,跷跷板一样,把上稍稍用力,白蒿就会轻松的弹出地面。这才是“挑”字出彩的地方。“挖”和“剜”那需要使多大的蛮力,一根小小的白蒿,何竟至于会那么的大动干戈?

  不仅这样,在老家只要是野菜之类根很小很浅的都喊“挑”,比如“挑荠荠菜,挑茼蒿”等等,但对于根比较大的埋伏比较深的植物则称挖或刨:比如“挖玉米杆,刨洋芋”等等。我的先祖,在使用动词上竟是如此的智慧精妙。

  从小,我都是一个劳动力很弱的人。跟我那些叫这个娥,那个娥的发小们一起,每次去挑白蒿,也总是挑到的最少。别人会满满当当,而我只是刚刚盖住筐底。在力气活上,我的不能干是公认的。所以我总是跟别人去挑白蒿,却从没有卖到过钱,因为晒干了分量都不够上秤的。但这并没有影响我一趟一趟,一趟一趟地跟着伙伴,在“春日迟迟”时,“采蘩祁祁”啊!

  2019年4月13日初稿

  2019年8月24日修改

上一篇:别让羞耻感毁掉你的成长_读后感

下一篇:爱到无谓_句子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